Inquiries

Melbourne Asia Review is an initiative of the Asia Institute. Any inquiries about Melbourne Asia Review should be directed to the Managing Editor, Cathy Harper.

Email Address

澳大利亚及其他海外日语学习者的动力从何而来?

  • 大桥裕子(Hiroko Ohashi) 大桥纯 (Jun Ohashi) ,

译者:方懿 王一航  语言是一种具有互动性、社会性以及关联性的工具。在持续不断的发展与演变过程中,语言反映着当地的历史、价值观以及社会文化背景。因此,在学习任何一种语言的过程中,学习者都有机会借助语言本身,与这种语言的使用者进行互动,并了解到更多样的观点。  澳大利亚的政策制定者及大学,常用“就业能力”和“国际贸易”这样的宣传论调来描述学习亚洲语言的价值,我们对此提出过质疑。我们认为,这种说法无法体现学习者的动力来源,最终语言学习的潜在教育价值也会被低估。  已知的日语学习动机有哪些?  日本的国际交流基金(Japan Foundation)发布的《2018年海外日语教育现状调查报告》指出,(最近的)日语学习者的动力主要源于对日本动漫、漫画、时尚、音乐、历史、文学及艺术的个人喜好和文化兴趣。那么,将日语用作提高“就业能力”和参与“国际贸易”的工具,就并不是澳大利亚及其他海外地区日语学习者的主要动力。  国际交流基金在调查中指出2018年高等教育学生学习日语的五个主要原因:  对日本流行文化的兴趣(如:动漫、漫画、流行音乐、时尚):76.7%  对日语语言本身的兴趣:75.4%  以日本留学为目的:69%  借助日语技能以获得就业机会或实现未来工作愿景:67.5%  对日本文化的兴趣(如:历史、文学、艺术):67.4%  此调查结果实际上反映的是老师们对学生的兴趣及目标的看法。因此,考虑到老师可能低估了学生在课外接触参与日本流行文化的程度,日本流行文化可能比调查结果所示更具影响力。  最新研究  国际交流基金的大规模调查对于了解日语教育在地区及全球的趋势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并未涉及到日语学习者们的个人经历及想法。  我们的研究分析日语学习者们在各个线上英文论坛分享的个人故事,将致力于填补上述调查在这一方面的空白。基于上述大规模问卷调查的结果,我们对于日语学习者的学习动力有了一定的普遍理解。本研究旨在探索,他们的个人故事能够在何种程度上印证此种理解。  我们对以下两个问题进行了调查:  线上讨论论坛在多大程度上印证了我们对日语学习者动力的理解? 学习者是如何保持或丧失学习动力的?(即学习者选择继续更高阶的学习或停止学习的原因)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们在谷歌网站上使用多个关键词进行了搜索,其中包括“为什么是日语”、“你为什么学习日语?”、“是什么促使你学习日语?”,以及“你为什么决定学习日语?”。  搜索过程中,我们在A和B两大讨论网站上看到了一些讨论日语学习原因及目标的帖子。用户在A网站注册账户时必须使用真实姓名,而在B网站则不需要。由于用户可以在全球各地访问并加入这些网站,除非他们选择公开相关信息,否则我们无法得知他们的所在位置。国际基金会在2018年进行了调查,彼时,两个网站上的讨论都非常活跃。我们所使用的数据包括了226条评论,达到26350字。  对于第二个问题,即“学习者是如何保持或丧失学习动力的?”,我们从“自我决定论”(Self Determination Theory,简称SDT)的视角出发,对参与线上讨论的网友在日语学习方面的兴趣与动力进行了定性分析。自我决定论认为“人们倾向于心理的成长与自我整合,因此更加倾向于学习、掌握技能及建立人际关系。”不过这种倾向并非自然产生,而是需要特定条件,即“自主”、“胜任”和“归属”。“自主”指一个人在兴趣和价值的驱动下产生的主动性和积极性。“胜任”指一个人的成就感、成功及个人成长。“归属”指一个人在群体中产生的归属感和参与感。在日语学习中,如果一个学生在对学习语言有极大兴趣的同时,从积极的反馈中收获了成就感和成长,并且能结交到一群可以互相学习的人,那么这名学生就会有更大的进步空间。同样,其中任一条件的缺失都有可能阻碍学生的进步。 

智能手机在限制和促进印度年轻女性自由方面的作

  • 雷努·辛格(Renu Singh),

印度北部普拉亚格拉吉市的大学操场上…

What motivates Japanese language learners in Australia and beyond?

  • Hiroko Ohashi & Dr Jun Ohashi,

The common promotional discourses of ‘employability’ and ‘international trade’ related to Japanese language learning do not reflect learners’ motivations.

How Indian students told to ‘go home’ by Australia at the start of the pandemic used WhatsApp for advocacy

  • Dr Surjeet Dogra Dhanji & Dr Mousumi Mukherjee,

National border closures and the pandemic. How Indian students ‘stranded’ in India coped with their plight.